Wizard : Everyone welcome to be here to have a good time
2010/03/14(Sun)   打靶 : 未分类

2个人打靶 打靶采取电子自动计分 计分机制以靶的震动次数为基准 无论几发子弹命中靶心 都只计1分 记分器已经设置好20分 每次枪响 如果没有命中靶心 那么分数自动减少 减少的分数 等于消耗的子弹数目 a b 每个人都只有10发子弹
假设a君命中靶心的几率为m b君命中靶心的几率为n 那么最终得分为20(m+n-mn)
◇ 留言:を書く/見る(0)
◇ 引用:する
◇ カテゴリ : 未分类
2009/08/06(Thu)   笑看英雄不等闲 : 未分类

孤帆一叶澹州天,只在相携师友间。

社稷岂独一姓重,乾坤谁怜万民悬?

冲天黑骑三千里,孤苑白首二十年。

莫道秋至残躯老,笑看英雄不等闲。
◇ 留言:を書く/見る(0)
◇ 引用:する
◇ カテゴリ : 未分类
2009/07/16(Thu)   拔牙 : 未分类

来到日本已经三个月了 不知道为什么 在中国从来都不牙疼的我 在东京的这段时间里 已经数次牙疼 但是 一直都忍受了过来 昨天晚上 牙齿突然再次开始疼痛 这一次 和以往不同 是真正的剧痛 整整一夜都在痛 所以我也一夜没有睡 聪聪一直劝我去看医生 可是我一直不听 觉得忍忍就过来了。。。 心里真是后悔啊 因为真的是太疼了。 半夜一次又一次的起床 疼得我满地乱窜 旁边的蟑螂和蚊子也很同情我 跟着我一起群魔乱舞 第一次。。。与虫为舞。。

于是心里暗下决心 必须看医生 一定要看医生 我本来已经不再年轻的生命怎么能够因为牙疼减寿 呜呼哀哉

第一次来到日本的牙科医院 从外面看 感觉就是个小诊所 大概是已经习惯了日本的袖珍房屋的缘故吧 看什么都觉得小 进去之后 原来别有洞天 。。。挺大的地方 里面有不少人 日语并不擅长的我 与护士和医生进行了一番交流 好累。。。 总算弄明白了 原来是需要拔掉这个没有用的智齿

过程都是大同小异 先是要打麻药 然后拔牙。。。。。


值得一提的是 日本的拔牙技术 确实很高超 工具也是完全不同的 似乎那个医生没怎么用力 牙齿就掉下来了 也完全没感觉到痛苦。。。 佩服 于是拔完牙齿之后 情不自禁的说了一句 すごいね。。


劝告那些还对自己的智齿抱有幻想的朋友们。。。赶紧拔了吧。。


ps 花了4000日元。。。
◇ 留言:を書く/見る(4)
◇ 引用:する
◇ カテゴリ : 未分类
2009/07/13(Mon)   热 : 未分类

今天东京好热,走在外面,昏昏欲睡的感觉。于是乎,买了超级苦极品凉的咖啡,一口气喝光一瓶,真不是一般的难喝,喝完之后,整个人都精神了。爽阿。。。

希望今后的2个月 天天下雨。。。 活不下去了。。。help!!!!
◇ 留言:を書く/見る(0)
◇ 引用:する
◇ カテゴリ : 未分类

清冷的月光洒落在山腰上,风儿轻轻吹过,树木微微的摇摆着,远远看去,所有的一切都蒙上一层银灰色,显得冰冷而孤寂。一如那风烛残年的老人此时的心境一般,过往的一切如云如烟,湮没在这漆黑的夜色之中,所剩下的,只是数十年来从来不曾改变的执念。鬓角的丝丝银发显得有些散乱,却浑然不觉。只是依然重复着那个几十年来的习惯,轻轻的抚摸着自己轮椅的扶手,仿佛那是自己的孩子,似乎只有此刻,老人的心中,才会涌现出一丝温暖。对了,还有那个年轻人,漂亮似女子的年轻人,那是她的孩子,老人的嘴角轻轻上扬,他笑了。

于是轻轻的滚动着自己的轮椅,与地面碾压出那令天下人颤栗的声音。这个站在国家权力巅峰的老人,这个从来都隐藏在黑暗世界的魔鬼,此时,却在凄美的夜色之中,萧索而孤单。

陈老院长的一生是充实而辉煌的,率领黑骑千里奔袭,一手创建最强大的情报机构,运筹帷幄天下无人能及,他杀过坏人,也杀过好人,人们恨他入骨,却又唯恐避之不及。他总是会轻轻的笑着,冷笑,嘲讽之笑,自信之笑,笑天下人的愚昧,笑读书人的迂腐,笑对手的愚蠢。这种笑容,无疑是极富魅力的,作为这样一个天生的领导者,陈萍萍无疑是极其成功的。

作为一个有缺陷的男人,陈萍萍是孤独的。陈园之中,景色宜人,鸟语花香,莺歌燕舞。与之不相配的,确是一个双腿已残的老人,端坐于轮椅之上,笑着望着这人间美景。没有人能勘破这样一个人物的内心世界。而事实上,几十年来,一直支持他的执念,却是一种刻骨的仇恨,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他才能在这黑暗的世界中坚强,才能隐忍几十年。而这一切的一切,只是为了那个女子,那个宛若烟花一般灿烂却又转瞬即逝的女子,在陈萍萍充满阴霾的生命旅程之中,那是唯一的色彩。

人们说,活在仇恨之中的人,是不会快乐,不会幸福的。看似没错的话语,却在陈萍萍的身上被成功颠覆。我们的老院长一直乐在其中。乐在仇恨之中,活于过去的回忆。他用了几十年的时间去筹划布置了这样一个巨大的阴谋,他不在乎做一个留下千古骂名的逆臣,不在乎自己的生死,甚至并不在意天下大势,只是执意的,将自己后半生几十年的一切,都用于复仇。而这个过程,是唯一能带给他安慰的事。“陛下,你必将众叛亲离,在孤独之中,看着这天下的土地。却……一无所有。”陈萍萍那冷洌尖刻的声音,仿佛穿越了幽幽时空,去祭奠那美丽女子。

陈萍萍忠于过皇帝陛下,忠于过那叶姓女子。

轻眉,轻天下之须眉。其人惊才绝艳,匡扶天下社稷,救黎民于水火,杀亲王,造三大坊,设监察院。“我希望庆国的人民都能成为不羁之民。受到他人虐待时有不屈服之心,受到灾恶侵袭时有不受挫折之心,若有不正之事时,不恐惧修正之心,不向豺虎献媚……”说出这样的话的叶轻眉在陈萍萍的心中,显然,是唯一的。

“小叶子。。。”陈萍萍只能这样用低沉的声音轻轻呼唤,带着悲哀的微笑。
所以,在最后的几十年里,他只忠于自己心中的正义,维护正义的方式,却是复仇。

雨,轻轻的下着。潇潇雨中,万民之前,他被千刀万剐,却不曾后悔。逆天而行,他不曾坐于神坛之上,却颠覆了整个神坛。临终之前,老人消瘦的身体伤痕满布,却依然带着微笑而去。
这一抹微笑,在最后一刻,成为永恒,老院长再无遗憾,带着满足而去,作为一个伟大的阴谋家,他谋划了别人的生死,也谋划了自己的结局。

漳州港的海边,几个年轻人,还有那个蒙着双眼的沉默少年,论天下大势,义气风发,把酒当歌。。。

我想,陈萍萍临去之前,眼前所飘过的景象,一定就是这个吧。





陈萍萍是猫腻大人笔下最成功的人物,感谢猫腻大人刻画如此生动的人物,确实带给我们很多感动。 笑~~~
◇ 留言:を書く/見る(2)
◇ 引用:する
◇ カテゴリ : 未分类